人体艺术的商业化与大众化


对于人体艺术摄影,人体摄影大师杜尼克曾言:“有时,觉得自己是个探索者;有时,觉得自己是个犯罪人;有时,觉得自己是个艺术家”。人体艺术作为一种新兴的艺术门类与特殊的艺术表现方式,关于人体艺术,无论是艺术家的作品招致非议,抑或是来自行内的各种争论,这都是艺术发展过程中的一种现象。

人体艺术是近几年兴起的一个特殊艺术门类,2001年的人体摄影热,更是在全国范围内搞得沸沸扬扬,就连天台这个小城也举办了一次数百名摄影家参加的“人与自然”人体摄影比赛。不久前,上海的《摄影天地》网站又与天台一起搞了一次人体摄影活动。人体艺术的意义到底何在?

人体艺术作为一种泊来品,在世纪初的中国会如此地受到欢迎。人体艺术在现代的中国以两种形式得以体现:人体摄影与人体彩绘。当20世纪80年代初人体摄影刚传入国内的时候,它的确是作为一种高雅的艺术形式展现在国人眼前。它极高的艺术性使它成为摄影界一些高雅人士的欣赏品。而到现在它却成为一种街头艺术形式,这种普及程度,或许是人体摄影锦绣前程的兆头,或许也是它的一种悲哀的前奏。而从人体摄影演绎到人体写真,使得这种艺术形式在普及的同时也远离它的艺术特征。如同卡拉OK的出现将流行音乐从艺术的天堂拖到了自娱自乐的凡间,我们不得不感叹音乐的这一次堕落。那么当人体摄影受到广大年轻人的宠爱,而一时间就演绎成为了人体写真的时候,人体摄影同样面临着成为彻底的流行而通俗的POP艺术的可能。如此,它的娱乐性和商业性就渐渐地掩盖了它的艺术性。这种内在性质的改变,使得人体艺术的形式,与其原初艺术特征越来越远了。

再看看现在的人体彩绘艺术,人体彩绘的源头应是古代的纹身。应该说古代的纹身其精神性远远要多于其艺术性。而当它演绎成为今天的人体彩绘时,其中的精神性大概已所剩无几了。人体成为了绘画的一个载体,这一载体有别于其他出现过的任何一种载体形式。人体其本身就是一个独立的审美对象,一旦它与绘画艺术相结合,那么其独特的审美价值与审美品味,使它拥有了一种全新的审美情趣。所以我想只要人体摄影与人体绘画不游离审美的范畴,那么,它就有存在的理由,就有发展的可能。

实际上,中国没有人体艺术的传统,在中国的艺术发展史中,没有人体艺术的词汇。在西方,人体则一直被作为宗教与艺术的表现形式,特别是15世纪欧洲文艺复兴时期,人体艺术体现了人文精神的高扬。宗教圣殿上,大量不穿衣服的裸体众神的绘画形象以神圣和纯洁的名义被歌唱般地赞美,如米开朗基罗的作品。在对待人体这个问题上,东西方存在着巨大的文化差异,所以人体艺术这个泊来品进入中国,必然会遇到巨大的阻力。人体艺术在目前的中国,其意义可能还不在审美这个层面上,更主要的是带来意识和观念上的冲击。

在西方,对待人体艺术的观念上,人们有足够的时间去慢慢地接受,轻轻地品味。五百年的时间能“溶解”所有的观念。这种态度从总体上去体会是从容不迫的,但从某一段时间的层面来看,就显得不是如此的风平浪静了。莎士比亚的“人是万物的灵长”的人文主义思想,与米开朗基罗的“只表现裸体人物之美”创作理念,在当时也对中世纪黑暗观念的一次冲击。西方的人体艺术真正进入表现人类的世俗生活,还需要一段时间的准备,所以,在文艺复兴期间的人体艺术基本上都取材于古希腊神话和《圣经》这两个西方的艺术源泉。从鲁本斯到安格尔,直到现代的雷诺阿,人体艺术在西方的确是一个润物细无声的过程。而中国的人体艺术的确是没有根底。明清的春宫画如你所言,是进不了绘画史的正史的。如果真的要追溯源泉的话,那大概也只从20世纪30年代刘海粟的上海美专,在国内首次采用人体模特算起。就是从这算起也只有70年的时间,但事实上,我们都知道是不能从这一时间算起的。因为文革是一个断层,真的算起也只能从20世纪90年代初算起。如此一来,就只有十几年的时间了。要在十几年的时间内完成西方500年的发展历程大概是比较艰难的。这种艰难不但是一个艺术技巧的问题,更是一个艺术观念的问题。这种仓促使得国人手忙脚乱,否定者全力地抵制;而拥护者却极力地赞美。这种混乱而无序的状态是一个必然的过程。但人体艺术一进入国内,就直奔商业化与大众化的主题,大概也是不容乐观的。色情和猎奇的心态既是这种仓促的结果,也是商业化的必然。但愿,到人们感到这是艺术的一个死胡同时,会坐看云起,将人体艺术回到审美的本义上来。

人体艺术的本义应该是审美,但在中国,可能很长一个时期达不到这个层面。西方的人体艺术是从宗教演变而来,而中国的人体艺术的基础就是色人情,中国目前又处在向商品经济发展的转型期,人体艺术的商业化和大众化是必然的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