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体彩绘是高雅还是低俗?


人体彩绘网 艺术以自己的行为艺术的方式来对人体进行新的阐释,这种方式就是让女人以裸体的方式来对自己的身体的彩绘进行艺术的感受。只要是你稍微留意一下就会发现仅仅是在一个月的时间里,在全国的各地的人体彩绘就风靡了不同的地区和区域,甚至没有经济发展的不同水平的限制。有一点时尚相同的这就是现在的一些商家的非艺术的活动都在用人体彩绘的方式来进行。

现在的人体彩绘并不是以羞涩的面目出现的时候,人们似乎又想起了那位走台的模特的,看到台下的男人那种眼神,你心里的那种感觉就好象是吃了苍蝇一样。然而这种自诩的高雅并没有真正让男人们信服。因为你既然选择了艺术的献身。那么你就不应该计较男人的目光。对你入骨三分,说明了你魅力的存在,而且他希望你进一步的把美体展现出来,于是露出能够让男人充分想象的部位,其实已经让人体的彩绘不在是对艺术的欣赏,而成为对于人体隐秘部位的窥视。而且这种窥视成为当众场合下的公开行为。

2001年的人体彩绘如果是中国的试验阶段的话,2002年就真得成为人体彩绘的一个泛滥之年了。因为现在的人体彩绘甚至会成为所以的可以用公开展示的方式进行的一种人体秀,而且那些参加人体绘画的画家,几乎没有什么是知名的人士,在问到这一问题时,他们都认为这不是艺术,而是一种行为,是一种公开的用艺术的名义的“裸体秀”。而且是这种人体的彩绘已经远离了艺术本身。

济南的人体彩绘,让人感到这种形式的裸露对济南这座城市来说已经是很免为其难了,但是济南的艺术行为的或是传统的艺术一族,依然要赶这个潮流。因为真正的人体裸露一定是全部的裸体,然后才开始作画的,而济南的人体彩绘反而是现在的这种样子。给人的感觉并不是特别的好。这些女孩不知是为了艺术而来或是为了那些艺术家的行为艺术的想法而来的。总之现在的这种样子,让人即不能欣赏到艺术和人体之间的关系,也不能真正通过女性的肌肤来对人体彩绘有一个真正的感觉。而且,会给人一种把偷窥公开化的感觉。

裸露--这似乎是一股无法抗拒的潮流,而且既然连济南这种地方的艺术家和济南的女孩都想到了要通过裸露并且以艺术的彩绘作出对于这种潮流的应答反应的时候,艺术的还是偷窥的心理变态的东西,似乎已经被包装上了一层合理的。然而不幸也就在这里。不管是否裸露的彻底或是很羞涩的样子同样以裸露的名义来对待和组织,人体彩绘精辟是有了登陆的名份。然而艺术就是在这样的一种,半遮半裸的感觉中,让人们最终也名义弄明白这些男人和这些女孩为什么要裸露,而且还要以最传统的内衣样式来穿着并让画师彩绘。

济南的人体彩绘前不久押济南的荷花节作为依托,成为搞人体彩绘的理由,而现在依然有一个商家在对消费者酬谢的方式,依然是再永远人体彩绘的方式,人体和女性的人体,裸露的是女人的人体,而且是年轻的很靓的女孩的裸体的彩绘,成为人民公众视野中的一个让男人感到不在眼热的形式;因为有的女孩甚至会说,我当众裸露都不怕,你还怕看我吗?听了这话让人感到似乎就在这一刻人的审美的底线其实是不存在的。

人体彩绘作为商业的促销方式名义任何考虑的选择了女人,而所谓的在最赋有文化背景的文化阐释的时候人民依然是对女性的人体感到了兴趣,前不久,在黄河的壶口用裸露模特的方式为黄河作秀,黄河壶口的人体模特的摄影,那些靓女以为艺术的方式给传统的黄河一个美丽的背影或是正面全裸的留影;而济南人往往不能把握艺术对于这座城市的艺术的扯动作用,而只是拾人牙慧的来写一些皮毛的东西,再家上那些保说的女孩不肯再继续脱下仅存的一缕布丝,接过使得济南的人体彩绘引得济南的媒体的言论和作秀的版面也无法恣情和张扬。

人体彩绘作为流行的时尚,它反映了一个严肃的社会问题,首先是人民对于女性人体的欣赏已经不在是过去的那种隐秘的了,而是现在的公开的形式,因为这种方式,在商业的操作下已经是对那些需要金钱回报的女性的另外的一种歧视了,而这些和现在的这种把女人的人体的私密性公开化。因为商业的介入,用女人人体秀的“亲和力”来对消费大众进行商业的引导,并且开发这种商业资源,成为自己的商业小说的另外的捧场方式,这样做岂不是牺牲了人的道德良知和社会准则吗?几乎每一个商业听了都会竭力反对的,可是让女人走到商场的舞台上不在是扭动腰肢,也不是让女人以羞答答地方式穿着内衣,而是让女人的美丽和肌肤的绘画相关,岂不是“另外的一种意义上的坑蒙拐骗吗?!”

刺激依旧是刺激,就是为了达到刺激的目的,而非艺术的或是行为艺术的,也不是对裸体艺术的艺术之美的欣赏,或是就是要故意混淆色情和艺术的区分,并且让人体秀或是人体彩绘成为一种普遍的社会共识,也许这才是真正让艺术感到了真正的被低俗之后的无奈。

那么为什么说现在的人体彩绘是低俗呢?首先是人体的彩绘的低俗所直接面对的不是庸俗的欣赏眼光,而非那种真正以艺术的为目的的人体需求;它是人体最私密的东西来对人体进行视觉的公开刺激;此外是,人体彩绘把对女性人体的刺激、另类和以自我为中心的显示感觉让大众接受,在公开猎奇的大众眼光中,人体彩绘其实就是利用了人民得到世俗心理,而非对艺术的欣赏。而且走向世俗的这种人体彩绘已经普遍具有了色情的倾向,就像人们对于那些艳舞的评价一样,舞蹈作为艺术的美感的表现形式,它还是最能被色情打上戳痕的。此外人民对于羞耻的遮挡这事人民的最基本的羞耻感的具体表现,而现在的情况是那些依然有遮挡的人体彩绘会让围观者感到是不开心的,他们的要求是让女性公开地坦露,而无须遮挡。最好是把女性的私密部位最大限度的暴露才是最过瘾的。在这种时刻艺术的遮羞就会是无力的。

以艺术的形式,色情着,诱惑着,让这种几乎无处不可利用的方式消解艺术的魅力并使其低俗,其实就是人体彩绘的真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