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人体彩绘风行的背后


  近年来,一向不为人们所熟知的人体彩绘艺术走向了大众社会生活的前台。或为车展助兴,或为商场促销,或为食客增添胃口。与此同时,人们对此亦褒贬不一。有人说,在大庭广众之下,如此裸露女人体,实在有伤风化。有人说,这是社会风气开化的表现,我们对此不必喊打。有意思的是,在一些地方,争议还见诸行动。比如去年,衡阳警方就以人体彩
绘艺术表演属淫秽表演为由,把人体彩绘模特当卖淫女带走。面对这一现象,究竟应该怎么看?

  无庸置疑,人体彩绘本身应归于艺术的范畴。人体彩绘有着相对较悠久的历史。有人甚至将其源头溯及为原始人在身体上用化妆土(彩色土)涂抹的习俗。在现代社会,人体彩绘作为一种艺术的存在已没有什么争议。在世界上不少国家还常举行人体彩绘大赛。就人体彩绘本身而言,在美丽人体上再绘出精美的各种图案,常常令人拍案叫绝,的确给人以一种美的享受。即使人体彩绘传入中国以后,在艺术圈子里,这也不是什么稀奇古怪的事儿,赤裸裸的人体写真、摄影不都早已正了名位么。问题是,如今的人体彩绘,已不满足于在艺术殿里,而是在室外在大庭广众之下大行其道,其目的也不是什么要弘扬普及什么艺术文化,所图的大多只有一个动机,那就是为商家推销商品。这就值得认真分析了。

  就我们应该鼓励新生事物出现的社会心理而言,人体彩绘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似乎也不应简单地说不该,要其回到艺术画室里去。毕竟人体彩绘还是艺术么,它想“传经布道”,只要不妨碍社会公共秩序,似乎应该允许它选择“传经布道”的方式。更何况,让大众接触认识人体彩绘,也没什么不好。只要它的艺术内涵的确丰富,给人以美感,给人以启迪,我想,把它简单地归于色情的人没有几个。即使是那些过于保守的或缺少欣赏艺术的素养的人,最后也会同样接受人体彩绘这一新生事物的。这就像几十年前,人体写真、摄影一出现,人们如此蛇蝎,避之犹恐不及,而如今,人们不也坦然欣赏人体艺术了么?这不是什么社会风气的每况愈下,实则是一种风气开化、思想进步的表现。

  然而,人们的宽容、大度乃至呵护新生事物的态度,并不是说我们就不顾动机,只看结果。时下,人体彩绘之所如此风行,并不是什么艺术家真的要弘扬什么艺术,不过是商家的一种最终谋求经济利益的行为。说穿了,就是挂艺术之羊头,卖商家的狗肉。人体彩绘在商家那里,只是一种挣钱的方式而已。这样做的结果,人体彩绘艺术的生存土壤不会因此而肥沃,只会走向更加贫脊。原因就是,动机的不纯正,常常会导致艺术创新、探索的停滞,最多也就是不断重复自己而已,甚至还使所创作的艺术作品不那么艺术,甚至还很粗俗。其结果,不但是害了人体彩绘艺术,还容易误导公众,以为眼前的人体彩绘就是所谓的高雅艺术。另外,当商家仅仅追求聚敛人气时,它们常常就会放弃艺术的是与非、高雅与低俗的标准,艺术与色情的界线就会变得模糊。只要能挣钱,什么感官刺激更强烈,一不留神,就滑向色情的边缘,甚至根本就是。当人们面对眼前的人体彩绘而分不清是艺术还是色情时,他们就会疑惑,就会议论。当执法者分不清时,出于维护社会正常秩序考虑,把人体彩绘模特当成卖淫女也就情有可原。

  应该说,艺术,尤其是高雅艺术,常常难以产生巨大经济效益,想充分弘扬艺术,的确受到经济条件的制约。因此,艺术与经济的联姻便常成为一种选择模式,而艺术常常由此走向流俗,又势成尴尬的局面。其实,如果艺术与经济都变得道德一点,结果就会好得多。假如艺术只以追求最高境界为目标,在面向大众时,也以增强大众的艺术素养为己任,假如商家不那么惟利是图,不对艺术颐指气使,尊重艺术的标准和规则,结果往往会有双赢的局面。

  愿人体彩绘一路走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