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绘,意淫艺术?



如果人体彩绘真的叫艺术,那么应该有一半以上用男人身体画,有一半以上彩绘家是女人,我们见到的怎么全是男人画裸体女人。

自徐悲洪以来,搞什么人体艺术都是为了创造非常规性满足的宽松环境,只不过都是真枪实弹搞女人多了,感到没胃口,就变着法儿满足性幻想,跟“念物癖”、“异装癖”、“同性恋”产生的原因和所谓“变态”行为的动机都是一致的,也就是满足意淫的自私需要;只不过普通人少一点文化素养,也没有经济、环境等条件去搞所谓艺术。所以,这个时代与裸体女人有关的带点艺术味道的叫“艺术”,普通人的非常规性满足方式就叫“变态”。

当然,这些所谓艺术的普及和商人天然的缺德性是分不开的,商人是不讲道德的,他们只注重如何将人类的好色、贪婪、自私、懒惰的弱点发挥到极致,在充分竞争的条件下,商人和“艺术家”不如此便不足以成名、便不足以实现自我价值。你们翻一下70年前奥地利精神兼心理问题专家佛洛伊德的著作,人类一切行为的最主要动力源泉和终极目的都是性满足,如果你知道这个道理,你就会发觉所谓“人体艺术”、所谓“变态”的说法都是很可笑的,人世间什么都有,存在的至少是阶段性合理的,人为定一个标准说什么不正常、说什么变态、甚至标榜自己是艺术的做法都是可笑的,尤其标榜自己是艺术很虚伪。

我喜欢和女人纵情,但不标榜自己搞“艺术”;人世间的事物是无穷的,人类所掌握的概念是有限的、是苍白的,如果因为自己掌握了某些概念就对某领域的无知者鼓吹自己的高明、博学和天才智慧,那种人是最自私、最虚伪和最不知廉耻的。我眼前是一幅未来的可怕画面——一个胡子巴叉的淫棍正在引诱一名花季少女,嘴里说,为艺术献身很光荣!未来的社会将会更繁荣,相信还会有人炮制出“变态艺术”、“同性恋艺术”、“念物癖艺术”、“异装癖艺术”、“意淫艺术”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