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新体验—中国第一次车体彩绘


  车绘艺术起源于欧洲和美国,对我国百姓来说还是个新鲜事儿。  
  
  不久前中央电视台与上海通用汽车公司联手举办了艺术车绘活动,这是中国第一次车体彩绘活动。这次活动邀请了海内外十几位画手参加,其中不乏艺术界知名人士。制作组以别克车为载体,奔赴新疆塔克拉玛沙漠、四川雪山、贵州六广河、云南西双版纳、海南海口等具有独特自然、人文景观的地区绘画,历时3个月。  
  
  记者采访了几位参加别克艺术车绘的画手,他们对于第一次参加车绘活动有什么感受呢?
  
  上海通用公司到清华大学工艺美术学院来挑选适合在别克车身上作画的学生,蓝巧茹和安德鲁被选中来画最有特色的《长城篇》。安德鲁是个美国小伙子,而蓝巧茹是一个华裔澳大利亚藉的留学生。
  
  蓝巧茹是位沉稳而充满灵气的女孩,朴素的穿着恰到好处地衬托了她的优雅与含蓄的美丽,一望而知是在非常传统而严格的教育中成长起来的。
  
  选中蓝巧茹,是因为她的画色彩鲜艳而有韵律;选中安德鲁是因为他的强有力的笔触;两人合作在一辆车上作画对他们都是一种挑战。
  
  两个作品个性都很鲜明的人,如何统一所思所想,把风格统一到一个作品中呢?其实,表达人类之爱的主题很容易统一不同的表达方式。用心状图案和花朵的图形组成一个舒适地平躺着的人体,表达着人本主义设计的主题,而两颗呐喊着的头形抽象地表达了在沉淀中不屈不尧的长城精神。爱心、力量,被两个年轻人挥洒的笔触表现得淋漓尽致。
  
  洁白的别克车上以蓝、红、绿为主调的色彩带出浓厚的民族情调。
  
  对蓝巧茹来说,在汽车上作画可是一种崭新的尝试。油画系的她过去只用颜料在平面上绘画,画布有着粗糙感,而汽车是立体的,更注重整体效果,注重图案与汽车的统一,而且用漆作画感觉也很不一样,这些,她都很好地适应了,而且感觉很不错。感觉最好的时候,是开着有自己作品的汽车上路,引来许多路人热烈的目光,蓝巧茹说:"这就是艺术家所想要的_让别人看到我的感觉和思想。"
  
  蓝巧茹的父亲是生意人,但从小就很注意培养女儿的艺术天赋,蓝巧茹从4岁起就学习画画儿,十几岁时在国外上艺术院校。蓝巧茹在画画的同时,还很喜欢音乐,尤其是古典音乐,对音乐的理解增加了她的画的深度。
  
  父母为了让她不忘记自己华人的血缘,特意让她报考了清华大学中央工艺美术学院。她说,来中国学习两年来,她选修了书法,中国画等课程,对中国的文化艺术有了很多的了解,非常喜欢中国文化,所以自己的画风也就有了中西合璧的韵味。这种韵味也体现到为别克车绘的画上了。
  
  问她将来的打算,她说毕业后想去法国留学,在学习绘画的过程中可以尽情欣赏大师的作品,她的理想是做一个画家。现在她除了上专业课外,还要忙着学习法语。
  
  《雪域篇》的作者许英辉,90年代在中央工艺美院毕业后,在北京市商业学校担任美术教师。他说,汽车是大工业的产物,以前他对汽车的感觉是泠冰冰的,认为汽车与人的感情是有距离的,这次画汽车,把汽车放在自然景物中,用颜色和思想,对汽车作出全新的诠释。他说,他画汽车是以生命为主题,以大自然为背景,是对自然的一种抚慰、勾通和交流。
  
  许先生说,车绘和平面不一样,要考虑汽车的结构,把立体的车当成创作的载体,要考虑速度、空间的变化。在创作上,他采用了传统的火焰符号,使画面有燃烧的感觉。汽车的特定背景有冰川和雪原,有象征西藏的布达拉宫,这使汽车充满了强烈的生命力。
  
  《水乡篇》的作者谢宇说,他在绘这个作品时更多考虑的是车运动起来时车绘的感觉,所以着重表现汽车的张力和动力,选择水乡的环境,他更在意的是汽车文化在中国乡土背景中的感觉。谢宇90年代在中央工艺美院毕业后,自己开了个设计事务所,他认为美术设计的专业的劳动形式比较个体化,自己做老板更能发挥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