形象大师谢百骐专做“女人彩绘文章”


人体彩绘网

  谢百骐,在内地红起来是一两年的事,而在香港,早己是享誉东南亚的著名形象设计大师。昨天晚上,在香格里拉大饭店,这位国际级形象大师在演出后接受了早报记者的专访。

  7岁爱上粘睫毛

  1969年出生在香港的谢百骐,自小就喜欢画画,4岁进入幼儿园时,每次画画都得全园最高分。上小学后,美术课的作业又是全优。7岁时,他迷上了化妆术。谢百骐说,这事缘于姐姐的一次化妆。有一次,他看姐姐化妆时粘睫毛,先后粘了二十多分钟都没粘好。小百骐急得对姐姐说:“我替你粘。”没想到,一个年仅7岁的男孩第一次接触化妆,仅用了3分钟———姐姐的假睫毛粘得体贴完美,令父母和姐姐大吃一惊。自此,这个小男孩开始进入了一个女人的世界,有空就帮姐姐、表姐等大姑娘粘睫毛、画眉毛、描口红。这时的谢百骐只是将化妆当成一场游戏看待,只是感到有趣、好玩,并没有把真功夫用在女人脸部上。幼年的谢百骐还盯上了服装设计制作。一次,妈妈带他上街买衣服,逛了好多商店,看了好多童装,小百骐一件衣服也没看中。在妈妈的一再劝说下,他只好“将就”了一件。回家后,小百骐对这件不满意的衣服“作”了手脚———剪去了一段衣袖,踏着缝纫机将毛边缝好,还在胸前制上了一朵小布花。谢百骐说:“如果说粘睫毛是我涉足女性天地迈进的一只脚,那么改衣服则是我迈进的另一只脚。”

  中学毕业获大奖

  1986年,17岁的谢百骐中学还没毕业就以一件休闲装参加了香港服装大赛,没想到,初出茅庐就获得了大赛冠军。中学毕业后,他又代表香港赴奥地利参加国际青年服装设计大赛,获得了冠军。此后,谢百骐走上了专业形象设计这条道路,职业的性质决定着他的生活总是围绕着女人做文章。谢百骐说:“经过我手的明星,有王菲、张天爱、翁虹、彭丹、韩君庭、利智、杨宝玲等,我给他们化过妆、做过发型、设计过服装。”在谢百骐的艺术生涯中,不光为明星做形象,还涉足于人体彩绘。有人问:“一个女人在你面前脱得一丝不挂,作为一个男人你不尴尬吗?”谢百骐回答说:“在那种特殊的环境下,看到一个美丽的身躯,我会激动、兴奋,甚至有些发狂。可以说,在美丽的诱惑下,我的创作会发挥得更加完美。”谢百骐创作一幅人体彩绘的时间大约需要4个小时,在这段时间里,谢百骐会沉浸在美丽的意境中而忘记了劳累。

  “事业破坏了家庭”

  谢百骐虽然很年轻,但已算得上十项全能。他做过服装设计、化妆师,演过电影、电视剧,当过模持、主持人、播音员、舞蹈演员,还当过导演。在他的生命中,有56个大大小小的冠军称号重重地包围着他。他说:“我想做美丽的使者,把美带给每一个人。但美的职业却给我的生活留下了遗憾。”1997年,谢百骐与做财务工作的女友结了婚。由于工作关系,谢百骐经常在外漂泊,导致了婚姻破裂。说到分手的原因,谢百骐一直坚持事业说:“事业破坏了我的家庭。我太忙了,根本顾不上家。”有人说:谢百骐整天在女人堆里转,天天与年轻漂亮的女性打交道,这才是婚变的主要原因。对于这种说法,谢百骐也不否认:“这只是婚变因素中的一个小小的成份,女人总是有一点嫉妒心理的”。徐崇德摄影报道

  对话

  记者:“作为一名形象设计师,你画过多少女人?”

  谢百骐:“我画过的人体至今有一百多人。”

  记者:“创作人体彩绘时需要一个相对保密的房间,不知你创作时的情况如何?”

  谢百骐:“没有外界干扰,对静心创作有一定的好处。但我喜欢工作时身边有几个人,这样可以避免与模特之间发生一些误会,如果发生了,可以有人作证。”

  记者:“在你的人体彩绘生涯中,有没有与女模特发生一些不愉快的事情?”谢百骐:“至今还没发生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