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写意:非专业人体彩绘模特儿


  围观的人群中会目不转睛地盯着看胴体,但是谁真正关心第一次上台、也可能是最后一次上台的非专业人体彩绘模特:韧性的笔锋在皮肤上游移,包括敏感部位……

  在我的记忆中最美的女人就是她,一个给我失败的采访经历的非专业人体彩绘模特。一个冗长的活动压轴的项目就是人体彩绘。所有到场的记者都想提前拍到需要的镜头,但是女、男记者一律被推挡在后台一个独立的化妆间,据说画师对她正在很艰难地开解,任何媒体的干扰都可能使她打退堂鼓,不参加表演,导致整个策划活动的失败。

  又等了两小时,人体彩绘才真正开始,第一眼看到她觉得她很美,所有头发后梳扎髻衬托着圆的脸形、古典的五官。画师介绍她时,她露出勉强的微笑,当她脱下白色浴袍时,赤裸着上身,下身穿裁剪贴身的西裤。很明显,画师为了不让她尴尬,大致的彩绘轮廓都已画好,在台上不过是画龙点睛的几笔。但是挤在前面的记者都看得到她全身在颤抖,不知道这对一个女性来说需要多大的勇气。

  她的胸脯很美,穿C杯吧。主持人解释,她是第一次做模特,画师问她画什么花,她自己选择了高洁的梅花,仿佛要说明什么。她身上的画作虽然是未完成品,但台下反馈啧啧赞美声,气氛稍微缓和。

  但很快有人注意到她贴了乳贴。于是,画师帮她说话,每个模特的敏感程度都不同,但彩绘作者在敏感部位下笔要快,这样才是创作而不是骚扰。初次登台的模特,有权要求贴乳贴。

  发髻、梅花、乳贴、勉强的微笑是对自己的保护:赤裸着,却没有露点,这可能是唯一支持她走上台的心理防线。此刻除了她自己,没有人能帮助她放松。

  真正美的人体彩绘在她的身上,但这种美如果让当事人感到委屈,那么就不适宜公开。看过了她的表演,我发现庸俗的模特或庸俗的画师,都根本没有资格当众画人体彩绘,那只会是恶俗的色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