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人体”还是玩“彩绘”?

2003-11-21 12:46

人体彩绘网

 “行为艺术”在社会上掀起的风浪还没有散尽,“人体彩绘”又来了!

  某电视台在一个新闻时间段里对黄金周发生在北京某房地产公司的人体彩绘活动使用了不少褒义词,这是我得知此次活动的消息来源。据悉,与此次活动相伴的,还有和房地产经营相关的别的所谓“文化活动”。

  对于“人体彩绘”和更多人所理解的彩绘,我觉得这里面存在一种猫腻,或者说,彩绘在这里有被利用的嫌疑。要说彩绘本身,那可有漫长的历史了,不用说明清瓷器上的彩绘,不用说唐朝时闻名于世的唐三彩,也不用说史前时期就辉煌过后来被挖掘出来的陶器上的彩绘,再远的就更不必说了,都是响当当的成就。与之相关的东西能留到今天的,也都是无价之宝的文物了。另一个与之关系密切的,就是国画。国画是一门高深的学问,无论是意境、还是画法与构图。我有不少研究国画和创作国画的朋友,从他们用功的程度我就能得到这个结论。至于外国来的油画,自然也不例外。在这方面,我是外行,更没做过这方面的研究,出于对该界朋友们的尊重并免遭笑话,我对它就此打住吧。

  而“人体彩绘”者们的“彩绘”,如果按照既定的分类,写实派与写意派,它能算是哪一派呢?我姑且说它是写实派,而且真正的写实派艺术家们认不认还不一定呢。看看“人体彩绘”者们的“彩绘”是什么吧,在乳头上画只蝴蝶,在腋下画段花枝,在眼皮上画个什么都是或者什么都不是的旋儿,这就是他们的把戏。意境、构图、光线、线条、比例,似乎什么都找不到了。这是什么艺术?

  或许该叫“糟蹋艺术”。是以艺术的名义进行视觉强奸与视觉污染。当然,这话在某些人看来或许有些过,不太爱听。

  当然,有人说话了,人家有人家的自由;这话里当然也包含着这样的逻辑———我也有说“不”的自由。话又说回来了,你玩你的“人体”和“纹身”,何必把彩绘拉来当幌子。不尴不尬的,这叫什么事!

  当然,相比于我国某些“艺术家”所谓的“行为艺术”,它摈弃了前者视觉上的残暴与血腥,也许,这就是它的生存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