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样看待和鉴赏人体彩绘作品


人体彩绘这种艺术形式作为本世纪的一个亮点,已经引起越来越多的人的关注。人体彩绘是前卫传统、还是怪异?是商业行为还是艺术选择?相信每一个人都会有自己的理解和看法。由于人体彩绘毕竟是人体艺术,毕竟是裸露着的人体。因此,人体彩绘也和其他各种艺术形式一样,从它创作的动机、目的、形式、表现都存在着高下雅俗、先进与落后、健康与腐朽之分。这就要求我们必须分清层次,以理性的分析,在理论上、实践中加以甄别。就象在2003的第46期上海《新民周刊》记者刊发的文章中引述采访庞国华先生所比喻的“人体彩绘就象舞蹈,高雅的是《天鹅舞》,低俗的是《脱衣舞》一样。

在国家下发《通知》前,被商家利用,滑向色情,为迎合低俗文化品位和审美倾向,满足低级感官趣味而挂着“人体彩绘”外衣,伪装成艺术在公众场所进行变相的色情商业表演的“人体彩绘秀”,混淆视听、混淆艺术与色情、混淆艺术与非艺术之间的界限,造成公众对人体彩绘的误读,危害了艺术本身。

艺术和色情似乎没有明确界线,难以分别;一些人用夸张的手法来诱导观众,这可以作品看出。艺术或色情,取决于艺术家的审美取向和艺术修养。艺术家在对艺术价值的追求时必须符合道德伦理的底线。好的具有艺术价值的人体彩绘作品必须是以严谨的创作态度进行创作,内容健康、格调高雅、纯洁严肃,具有高度艺术追求,只以追求最高境界为目标,以增强大众艺术素养为己任,具有深刻丰厚的人文内涵和生命力,寄寓彩绘创作者追求美好和高尚的精神和目的,充分体现出作者智慧和才情,让观众感受到艺术的精湛与人体的美丽,予人以美好审美愉悦,而不会产生更多的性的联想。

任何世纪与国家对人体彩绘的创作动机与欣赏角度,正确的方式都应该以“感性美学”为出发点,时代不同、人文不同、地点不同、创作动机不同、创作者不同、观赏者不同,美感也不相同,以观众的欣赏角度而言,有些公认很艺术的作品,在有的观众看来就很色情,在香港书展时的媒体采访时,庞国华先生表示:艺术家只能把握好作品,至于观众以什么眼光看,要视观众的文化修养和艺术鉴赏能力,艺术家只能是引导,而控制不了。象鲁迅先生所言,同样一部《红楼梦》“经学家看见易,道学家看见淫,才子看见缠绵,革命家看见排满,流言家看见宫闱秘事”。

为净化人体彩绘艺术环境,还人体彩绘艺术正常生存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