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停人体彩绘引发争议


  12月24日,西安市文化局、公安局联合下发《通知》,要求从即日起,不得组织从事人体彩绘表演活动(经批准的专业摄影活动除外)。而湖南衡阳警方却把人体彩绘定性为淫秽活动,有两位模特为此可能要在班房里住上6个月到两年的时间。究竟如何理解人体彩绘?西安市采取的行政手段妥不妥?为此,记者采访了艺术专家和法学专家。

  中央美院副院长范迪安说,目前许多商业活动都以“人体彩绘”作为噱头进行一些粗制滥造的所谓艺术表演。许多组织者都从商业角度、从社会的轰动效应上去策划事件,导致人体艺术在逐渐变味,甚至滑向色情边缘。在这种策划思想的影响下,公众也是从新奇的角度去审视人体彩绘,很少关注人体彩绘的艺术性。所以,低俗的而且具有色情倾向的人体彩绘在公众场合出现,不仅迎合了低俗的文化品位和审美倾向,而且激发和诱导了人的本性中的阴暗心理。人体彩绘为商业所利用已经失去了艺术的意义,当然,不能简单地把所有的人体艺术贬斥为色情表演。就国内的现状来说,“人体彩绘”主要不是观念的问题,而是不规范,缺乏相应的机制,比较无序。

  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学所研究员陈一筠认为,现在以女性为主的人体艺术,使得我们整个大众审美还处于猎奇阶段,不利于整个人体艺术的健康发展。

  而国家法官学院院长郑成良、上海交通大学法学院副院长周伟认为,不可否认,人体彩绘既有积极方面,也有消极方面。但如果因为存在问题就采取“一刀切”式的全盘否定显然是不妥的。这两位专家称,行政机关在自己的管理职权范围内制定通知或禁令是可以的,一般也不需要履行什么法定程序,但制定的前提不能抛开法律,超越法律的权限。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副教授王宗玉认为,对于人体彩绘的行为不能一概而论,问题是如何确认人体彩绘是黄色行为。有关法律法规未规定这种行为是黄色行为。中国政法大学法学院副教授刘智慧认为,对人体彩绘的禁止和纵容都是不明智的,应该尽快出台相关的管理制度和法规。

  两位副教授还说,就算是以赢利为目的的人体彩绘秀不合法,那也是属于文化部门和工商行政管理部门的管辖范围;而且人体彩绘这种艺术形式,以及为之工作的模特的职业行为,也并不存在合不合法的问题。因此可以这样说,公安部门是没有权力对模特采取限制其自由的行政措施和处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