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人体艺术到性压抑-浅谈中国人灵魂的浮躁与扭曲


人体彩绘网

2007年5月21日,新浪新闻频道刊登了一组由人民图片网供稿的新闻,题目是“人体彩绘惊现楼市”。对此事各人都有不同的看法,而我也就此事发表一下自己的观点。

在这个世界的任何时代,有一样东西的魅力是永恒不变的。在希腊古典神话中,宙斯变作一头神牛穿越海洋,将一位女士送到一片大陆的海岸时,他对这名女士说:“以后的这片土地就将以你的名字命名。”而这位女士的名字大家很熟悉——欧罗巴。在这个时代就连一个牙牙学语的小孩都能知道,最不容易贬值的投资方式就是楼市,因为土地总是稀缺的,这是自古以来人类就达成的共识。另一方面,人可以少吃一顿饭,但却不能没有居所四处流浪。就因为这些原因,不少希望安家置业的人都把目光投向了火热的楼市。为了吸引业主的投资,地产商们纷纷各出奇招。但从价格上来讲就已经有延期付款、按揭积分、返现等招式,而在另一方面,地产商们推出了演唱会、签售活动之类吸引眼球的活动,以求用“边路突破”带动“中路进攻”。而在楼市现场开展“人体彩绘”的活动则是把吸引眼球的方式推向了极致。且不说人体彩绘作为一门艺术在当今社会能为多少人所接受,就是已经发展多年的人体摄影至今要得到大众的充分认可依然是任重而道远。这种回归人类自然的艺术现今看来仅仅是为这个物欲横流的社会带来一个宣泄欲望的合理出口,而那些欲望无法宣泄的人则在这个出口里挤得你死我活。

人体摄影艺术或彩绘并非不好,但在这个时候作为一种公众场合的表演方式似乎并不妥当,这种情形的出现正是这个长期被禁欲主义压抑的社会欲望喷发的最佳体现。

在《神曲》的地狱篇中,但丁从树林里出来遇到豹子、狮子和母狼,分别象征肉欲、狂傲和贪婪。虽然最后他在碰到母狼的时候才迫不得已退回森林,但这并不意味着人们可以尽情地投入这种欲望之中,因为在地狱的第二环里纵欲的灵魂就将承受永不停息的狂飙式的惩罚。“地狱的狂飙始终吹个不停,它那狂暴的力量把鬼魂吹得东飘西荡;鬼魂随风上下旋转,左右翻腾,苦不堪言。他们被吹撞到断壁残岩,他们惨叫,哀号,怨声不断;他们在这里诅咒神明的威力。”

可见,在西方的价值体系中,纵欲在某种程度上是被禁止的。而中国这个东方的传统国度,几千年来受儒家思想的熏陶,饱受礼义廉耻的约束,在改革开放后的今天反而出现了一种“触底反弹”,何解?按照恩格斯的话来说,就是人是从动物进化而来的,因而不可避免地保留着兽性,这种兽性就是对性的渴求。如果按西方宗教的理论就是“原罪”说,或是庄子所说的“性本恶”。这种对性的渴求是人天生就有的,如果有正常的发泄途径也许能形成一个良性的循环。但在在中国,人们多年来受到礼教的压抑,主张“非礼勿言,非礼勿视,非礼勿听”,很多需要宣泄的时候却往往囿于礼教的束缚而只能憋在心中,久而久之形成一种性的压抑。因此有人说,中国人耻于谈论性,却满脑袋都是性。

文化大革命后,传统的道德思想受到毁灭性的批判,本来循规蹈矩的中国人突然间失去了方向,遇到问题便失去了起码的判断准则。在改革开放后,外国的思想准则和价值观如洪水般涌入中国,由东南沿海一直扩散到内陆城市,本来闭关锁国的古老大陆突然间迎来了新鲜的血液,也使还处在交叉路口的中国人进一步迷失自我。经济的高速发展难以掩盖精神上的空虚无力,很多例子都证明了这点。原本耻于谈性的中国人突然把巨幅裸体的广告挂到大墙上,原本耻于谈性的中国人突然把餐馆的托盘换成的美女的肉体,原本耻于谈性的中国人突然把人体彩绘搬上了公众场合,突然把裸奔当作时尚——这绝对不是一种正常的现象,这是当代的中国社会浮躁的体现,是人们绷紧的性神经的一次剪断性反弹。

我从来不是一个禁欲主义者,但在这样的一个中国,当正规的性教育还没普及到青少年的日常生活中,当每年成千上万的人由于缺乏性知识而死于艾滋病,当还有无数的学生因为贫困而无法读书的时候,把人体用于商业性炒作是否有些为时过早?

摘自:http://blog.sina.com.cn/u/473519640100092q